赤色潮汐永不消失

无CP洁癖但因为懒所以产粮均是本命CP。
绘画是一辈子的事不过仍在起步阶段,完全无文力但力求写下治愈的文字去抵御生活中一切的不悦。

【及岩】Gift(4-6)(完)

(四)

“喂?”

电话响了两声后便被接起来了,听到那人熟悉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时,及川觉得心中的空隙像是被瞬间填满了一般。

“小岩,是我。”

“我当然知道是你,这么晚了干嘛打电话过来。”

“你现在在哪?”

“哈?”对方顿了顿,“你该不会回来了吧?”

“嗯。”

“我和花卷在老地方。你在哪?”

“我过来找你们。”及川在岩泉回答之前挂了电话,毕竟他可不想在电话里被岩泉说教。

出门坐上出租车,及川庆幸岩泉的“老地方”离自己家不是太远,否则已经折腾了一路的自己还真有些吃不消。出租车启动,隔着车窗望去,外边的灯火模糊成了一片,及川往后靠了靠,任思绪随处飘散。

其实这次回家是毫无计划的。那天输了第一场比赛后,本来队伍为了不久后的复赛还要加训,但及川当时却不想顾忌太多,和教练请完假后便立刻回了家。可能是因为比赛前一天和一个队友发生了一些争执,现在输了比赛有些自责,也有可能只是单纯地因失败而不甘,总之宣告输了的那一瞬间,及川脑海里只有“回家”一个念头。

兴许还是太累了吧。

自从开始预选集训起,身边便开始挤满了天才,及川以为自己早已准备好去迎接所有的落差,可当真正身处这里的时候,他才发现心理暗示能起的作用实在是太小了。他的队友每个都实力强劲且个性十足,正因为每个人都在不断思考与成长,而且信念都足够坚定,所以摩擦是避免不了的。一方面,作为二传手兼领队的及川每次都为解决内部纠纷伤透了脑筋,另一方面,他也不想因为懈怠而赶不上这些人的步伐,所以每天都拼了命一样训练着。

坚信自己的力量一直向前走着,可是这条路,究竟能够走多远呢?每天身心疲惫的时候,及川总会这样想。但身体里那些对排球的热情,还在源源不断地涌现出来,它们炽热无比且来势汹涌,就算驱赶不了身心的疲惫,也能让这颗心无法接受沉寂。

不能停下来。这是及川唯一确信的事。

忍受无法消除的疲惫也好,待在这不安与孤寂交织的黑暗谷底也好,哪怕这漫长的道路的终点并不一定充满着惊喜也好,他也不想放弃儿时被大家认为不切实际的梦想宇宙。

“想做就去做啊。”国中的时候,及川对岩泉说自己想成为职业排球选手,岩泉这样回答着。及川笑说小岩真好,其他人都嘲笑我来着。岩泉翻了个白眼,说那是因为你的语气太像玩笑了吧。及川反驳说才没有我明明一直都很认真……

想到岩泉,及川心里多了些暖意。虽然大学后和岩泉见面的机会变少了,及川却还是保持着每周和岩泉打一通电话的习惯。每次及川半开玩笑地说不能见小岩好寂寞的时候,岩泉总会嫌弃地说又不是小孩子,但他还是不厌其烦地听着及川在电话里吐槽这个吐槽那个,偶尔在及川情绪低沉时骂几句“垃圾川”。一通通电话,一次次视讯,回家后突袭对方的家,及川知道只要他开口,岩泉都会无条件地包容他的任性。

正是因为太珍视这样的关系,因此就算他对岩泉的感情早就已经跨越了朋友这条线,及川也不想因为自己的冲动打破了它。

一切照旧就已足够,不敢再去奢求多美好的未来。

到了老地方,及川掀起门帘,发现岩泉和花卷两人就坐在老位置上。

“小岩!”及川走了过去,“啊还有小卷!”

“原来我是顺便的啊。”花卷似笑非笑地看着在两人中间的位置坐下的及川。

“怎么会呢,你想多了。”及川立刻眼神示意花卷收敛一点。这时他顿时觉得有些头疼,花卷是知道他的感情的其中一人,高中时就曾尝试着暗示岩泉,后来被自己一把拉下并威胁其不准说出口。这下好了,自己一冲动跑来找岩泉的事估计又要被他嘲弄了。

“及川你怎么突然回来了?”岩泉开口了。

“想小岩了嘛……”

“闭嘴!你这家伙能不能正经一点!”岩泉有些恼怒。

“哈哈说不定这就是他的正经……哎哟!”还没说完的花卷就被及川掐了一下大腿。

“咳,及川,花卷在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你就老实交代你回来干嘛吧。”岩泉对两人的反应有些不解。

“就是想回来了啊。”及川装作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其实此刻坐如针毡,生怕花卷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

而花卷就像是看穿了及川的心思一般,只是对他比了个OK的手势,然后开口了:“岩泉,这家伙不想说就算了,我们还是接着聊你女朋友的话题吧。”

“什么?”及川和岩泉同时一震。

“喂岩泉你不是当事人么?怎么这么震惊?”花卷一脸无辜。

“我并没有女朋友啊!花卷你这家伙在说什么呢?”岩泉在想这家伙又在搞什么名堂,转头发现及川正看着自己,“你干嘛这样看着我啊及川!”

“啊,和我同组的国文老师浅野,每个周末都会去体育馆给你送便当。你们难道不是在交往吗?”花卷故意说得很暧昧,愉悦地看着一脸慌张的及川。

“她是女排的指导老师,只是因为女排也要训练所以才顺便……”被误会的岩泉显得很慌乱。

“岩泉是你自己太迟钝了吧!浅野这么温柔漂亮你要好好把握啊,快找个女朋友回来气一下及川!”花卷顿时觉得自己不仅智商在线而且还演技爆棚。

“小卷……”及川头上出现了明显的“#”,压低了的声线也仿佛充满着危险。

花卷立刻起身。“你们慢慢聊,我有点事先回去了,这次的帐我结了,之后记得请我吃饭啊及川!”一口气说完的他走到了帐台前结完账,朝两人的方向招了招手后便离开了。

沉默突然在两人之间蔓延开来,岩泉不敢抬头看及川,他知道及川在看着自己,也确信过一会儿还会上演一场“有情感状况也不通知及川大人”的闹剧。

但这次,安静持续得太久了,让岩泉意识到了些许不对劲。

“喂及川……你要不要说点什么?”

“……”

“别闹了啊!我现在真的没有女朋友,如果有我会告诉你的。”

“……”

“你到底想怎么样?”还是吵闹的及川好应付一些。岩泉想。

“小岩……会找女朋友吗?”

及川的问题太过突兀,岩泉有些无法反应过来,他抬起头,发现及川仍看着自己,眼神里尽是自己读不懂的情绪。

“……我也不知道。”

如果时间停留在这里就好了,不用走向前去破坏平衡,也不用退后去寻求安全距离。但是时间在流动,人也在成长,世上有什么会是一成不变的呢?及川想这次不能再逃避了。

(五)

北一时期的及川彻意气风发。

褪去了曾经偏柔和的面容后,他的五官变得更加俊朗,这让他在女生中积累了较高的人气;刚进排球部就因出色的技术而备受关注,二年级出任正二传,带领着北一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三年级毕业被授予的县内最佳二传手更是证明了他的实力。

至少,他人生赢家一般的国中时代常被粉丝们津津乐道,就连那个时期嫉妒他的男孩们,也发自内心地承认及川确实很强。

然而那些光鲜亮丽的背后是什么,大概只有及川自己知晓了。

维持日常的人际关系就得颇费心思,为了统一整个队伍更是伤透了脑筋;不愿落于人后,因此也得花费时间来静心学习;最可怕的是,尽心尽力磨合的球队明明没有任何问题,每个选手都发挥着近乎最高的能力在打球,却还是一次次惨败给白鸟泽。

牛岛若利,说到底就是个单纯到只有实力的家伙,却也是他花费三年努力也无法战胜的对手。失败会有多不甘心,也许只有真正努力过的人才会明白吧。

 “排球就是六个人强则强啊!”在遇上天才后辈影山飞雄后,被嫉妒、不甘等种种负面情绪占据的及川被岩泉一记头槌敲醒。岩泉的怒气来得快去得也快,看着他鼻子流出血来,又别扭地递上了纸巾。

“……小岩果然很厉害呢。”

“别老是说些意义不明的话。”

那时及川才意识到之前一意孤行的自己陷入了多么可笑的迷宫中。为什么要这么拼命?答案从一开始就只有一个。坚定了信念的及川,看着岩泉离去的背影小声地说着“谢谢”。

高中的最后一年依然还是败给了白鸟泽。毕业典礼上,及川偷偷窜到了岩泉的班级队伍。

“你干嘛跑过来啊?”

“小岩高中是要考青叶城西的吧?”

“对。你要去白鸟泽?”岩泉之前听同学说白鸟泽高中部的教练曾经来找过及川,但隐隐觉得以及川的自尊心绝对不会答应。

果不其然。

“当然是和小岩一起啦~”及川摆了摆手,“我们一定要打败白鸟泽啊!”

“还用你说。”

之后他们告别了充满遗憾的国中时代,进入了青叶城西。

“小岩我们又见面了呢~”刚刚从新班级走出来的及川正好遇上去上厕所的岩泉,不禁莞尔。昨天没睡好的岩泉浑身散发着低气压:“废话。今天早上不就是一起来的么?”

“哈哈别这么在意啊。”

一切照旧。

排球部同年级的队友中,及川和花卷贵大走的比较近,两人正好同班,而且在电影方面的偏好竟然意外的一致,所以及川承认花卷是个很好的聊天对象,虽然大部分时候自己都是被牵着鼻子走的那个。

这天,和花卷一起相约去上厕所的及川,在路过岩泉教室时发现岩泉正和前排的女生说着什么,女生看上去很开心的样子,于是脚步便慢了下来。

“喂及川你走快一点啊。”花卷忍不住催促。

“好好!”用“岩泉不受女生欢迎”的定论平复了下自己心情的及川跟上了好友的步子。

这样的事情发生得多了,花卷自然是看出了猫腻。

“我说及川——”某天课间,及川正在和一道数学题较劲,突然思路被前排转过身的花卷给打断了。

“小卷你安静一点啦。刚刚老师讲这道题时我发了会儿呆没听到啦!”

“……我把笔记借你。”花卷递上笔记,心想你也就只有期末考前才能这么认真了。

“好耶!你想说什么?”及川转着笔,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你喜欢岩泉吧?”

笔掉在了地上,发出不大的声响。

“你……你说什么呢?当然喜欢啦,我也喜欢你和松川,还有排球部的大家啊。”及川脸上的异样自然逃不过花卷的眼睛。

“那不一样吧。”花卷镇定地说着。

及川总会在路过岩泉的教室时多看几眼,体育课时及川的目光总是停留在岩泉的班级,及川会在意任何人有关岩泉的言论,及川在看着岩泉背影时会露出略微寂寞的表情……花卷觉得自己真不该这么聪明。

“……不要说出去哦。”及川说着,心想自己千不该万不该找这人做朋友。虽然老是被花卷和松川吐槽说自己老把人看得这么透小心没朋友什么的,但花卷的观察力明显更恐怖吧。

得到及川承认的花卷显得有些肆无忌惮:“话说什么时候开始的?需不需要我和松川帮忙啊?”

“啪——”及川拍桌而起,“为什么阿松也会知道啊?”

“他也怀疑过你,后来我两确认了一番。”

喂喂为何你们对队友的感情这么热情啊?有这个功夫就滚去找女朋友啊!及川内心咆哮着。

“总之你们不要掺和啦!”及川起身离开了教室,他有些懊恼太快承认,担心花卷和松川会做多余的事。不过就算他否认,两个损友估计也不会罢休吧。

在走廊上随意溜达的时候又到了岩泉教室门口,做值日生的岩泉正在擦黑板,男生做事时总是习惯性地板着脸,像是在完成一项不得了的任务。及川就这样看入了迷。

“及川君,要帮你叫岩泉君吗?”从走廊走过来的女孩看及川杵在自己班教室门口,好心地问他。平时帮忙传话太频繁,因此岩泉班的人大都认识教室离他们班还有一定距离的及川。

“……不用了。”及川落荒而逃。

好在后来花卷和松川隐晦的暗示对迟钝的岩泉完全无效,及川也明确勒令两人不要再提后,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说起来,他并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岩泉的,只是当意识到这样的感情是喜欢而非其他时,他一点也不感到惊讶。及川彻喜欢岩泉一,这实在是太过于顺理成章的事情,无论那个喜欢是什么层面上的。毕竟除去初次见面时有过的欣喜,切实陪伴带来的安心感和长久积累的默契可不是一朝一夕便能形成的。因此及川不认为他还可以将这份喜欢的感情分给岩泉以外的人。

这份喜欢不像洪水般势不可当,而是始于山间簌簌的小溪,在时间之流中慢慢汇聚成了江海,继而流淌在及川心中的每一个角落。融入到了日常生活中的喜欢,反倒是很难随意地说出口。虽然偶尔会用开玩笑的语气说着“最喜欢小岩了”,但及川认为正式的告白多半会吓跑岩泉,自己才刚迈向前就搞得岩泉连连退后的话,两人的关系也会随之变质吧。

因此及川再三思索后选择留在原地。

高中三年级最后的比赛,青叶城西在遇上白鸟泽之前败给了乌野。对于三年级的他们来说,这确实是场精彩的比赛,但说没有遗憾却是不可能的。

开完反省会后大家默契地来到了拉面馆,明明刚吃过饭,及川还是拼命将拉面往嘴里塞。心里的缺憾,是不是可以通过食物去填满呢?怎么可能。此时他感觉吃进去的拉面都快要吐出来了,可三年级生竟然又全数回到了学校的体育馆。

排球在上方来来回回,来自身体的疲惫却无法压制住此刻的热情,几个人仍然坚持着激烈的拉锯战。直至有人说巡视老师可能马上要来了,大家才渐渐停下动作。

“这三年来多谢你们了!!!”及川不顾几人的插嘴,用尽全力喊着。

看着泪水不住落下的大家,及川也明白此刻无需多言。离开了高中,每个人都会走向属于自己的道路,但无论到了哪里,及川想他也绝对不会忘记这三年来的收获。

告别了队友们,他和岩泉无言地走在回家的路上。月光并不明亮,却也能将两人清晰的影子不断拉长。到了分手的路口,岩泉冷不丁地说:“你啊,估计在变成老头前也无法得到幸福吧。”

“啊?干嘛突然咒我啊?”

岩泉说,及川是无法得到终极满足的麻烦家伙,一生都会追逐着更高的境界。

“但无需迷茫,不断前进吧。因为你是我引以为傲的搭档,也是一个超级强大的二传手。即使今后所属的队伍变了,这个事实也不会改变。不过对战时我会打倒你。”

及川想小岩你是不了解我啊,认为“无论是以什么身份,只要能陪在你身边就足够”的我难道还不容易满足吗?但他知道岩泉说的不是这件事。

“正合我意啊。”

充满默契地,两人的拳头狠狠地碰在了一起。

“啊手好痛!”

“这时候你就忍一下不好吗?!”

“原来小岩你不止头很硬啊!”

“啰嗦!”

(六)

初春的夜晚还有些许凉意,从居酒屋走出来的两人都不由自主地一颤。

“小岩,今天去我家吧。”及川提议道。

“不,没有提前和伯母说好。”岩泉摇了摇头。

及川想都这么久了你这个习惯还是没变啊。和及川混得再熟,岩泉也会遵守不提前和及川母亲打过招呼就不留宿的规定,这似乎是岩泉母亲在岩泉小时候定下的。“但她因为你常随意留宿后来便不再提那个规定了。”岩泉补充。

看及川仿佛在思索什么,岩泉说:“要不去我那?”

“咦?小岩不是住学校提供的单身公寓吗?”

“是啊。要去吗?”

“去!”

“可能会有点挤……”

“绝对没问题!”

回公寓的路不远,但岩泉说为了醒酒所以想再多绕点路。

“你没问题吗?”想到及川才刚长途跋涉,岩泉关切地问了一句。

“及川大人才没那么弱!”及川抗议着。

多久没有这样并肩走在一起了呢?及川自己也不太清楚了。但他还是滔滔不绝地对岩泉讲起在国家队选拔中的发生的事,一如曾经的上放学路上,他们聊着今天的训练和不顺心的事,聊着坑爹的同学和可爱的后辈,聊着明天让母亲准备怎样的便当,聊着如何通向想要的未来。

“……那时真的好气啊,我尽心尽力地想让他们和好,那两个小鬼却说我是两面派诶。”

“不过后来小牛若制止了他们。”

“牛岛人不错啊。”岩泉评价道。

“是啊……不对!我的重点是我被说成是两面派诶,超级讨厌!”及川伸了伸懒腰,“啊啊,真的,好难搞啊。”

“你竟然也有这种时候。”岩泉轻笑着,看及川想反驳什么,又补充道:“不过不要想太多啊,做自己就好。”

“……是呢。”多简单的道理,但从岩泉这边听过来的时候,确实会有不一样的感觉呢。及川想。

“那你回来就是因为这个理由?”

“不是啦……”及川挠了挠头,“我也说不清楚,大概是考试失利的学生想要一圈一圈绕着充满童年回忆的公园走的感情?”

“那是什么感情啊……”岩泉对及川的说法颇有些无奈,“你的比喻还是一样那么无厘头啊。”

“明明很形象的好吗?对了还有还有……”积压的情绪太多太多,虽然不是非得一一抒发,但身边的对象是岩泉的话,却还是想要说出来。

岩泉就在这里。及川确认着。无论自己走到了哪里,岩泉还是会在这里等着自己。不是自我意识过剩,也不是自我安慰,及川确信就算未来岩泉娶妻生子,两人慢慢减少了联系,走上了不同的人生轨迹,岩泉也会一如既往地在他想要倾诉和陪伴时出现在他眼前。

但这还不够,远远不够。

“小岩……”

“吐槽结束了?正好也到公寓楼了。”看及川似乎没了方才的激情,岩泉正准备带及川进门,却被对方拦住了。

“不是哦。”及川定了定神,转过头看向岩泉,“小岩你说过我是不容易满足的人是吧?”

“什么时候?”岩泉歪了歪头。

“好过分!唉算了……我确实是不容易满足的人啊。”

“你是想说国家队的事还要尽力争取是吧?”

“那是当……不对!虽然这个也要争取,毕竟都已经走到这里了……”及川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嘛,总之加油!”岩泉象征性地拍了拍他的肩,手却突然地被及川抓住了。

“喂及川你……”岩泉慌乱地想挣开,却发现及川握的更紧了。

“小岩你听我说好吗?”

啊,是明白了吧……岩泉停下了动作,眼中没有逃避,更多的是等待着他开口时佯装出来的镇定。多温柔的人啊。及川不住给自己打气。

“我确信我喜欢你!”

“……及川你喝醉了吧?”

“我没有喝酒!我是真的喜欢小岩啊!就像小岩说的那样,一直和小岩维持着这样的关系我是没办法满足的,因此就算是会被小岩讨厌,我也不想什么都不做就被宣告只能到此为止啊!”

说完及川一下子冷静了下来,等待着岩泉的回应。

岩泉皱了皱眉,不紧不慢地开了口:“你还真是个麻烦的家伙……”及川迅速沉下了脸,却发现岩泉回握了自己的手。

“怎么可能会到此为止啊!我不是一直都在你身边吗?”

“哈?”及川彻觉得自己的大脑有些跟不上岩泉的逻辑,仔细想想后却愣住了——他知道岩泉并不是不受欢迎,也知道岩泉这些年确实没有情感经历,而任何时候任何地点,只要他想,他就可以轻松地找到岩泉……

 “啊!如果我现在不说,小岩你该不会是打算一直默默等着吧……”

“这很奇怪吗?”

“这明显很奇怪吧?小岩都不知道我喜不喜欢你干嘛这么草率啊?”

“什么事情都想那么多你到底累不累啊。”岩泉撇过了头,试图遮盖住脸上的红晕,“反正大不了等到你这个麻烦的家伙找到归宿啊。”

……原来踌躇不前的,只有自己呢。“啊啊,感觉又输给小岩了。”及川将头埋在岩泉肩上,卸下了之前所有的不安后,现在他只有想和岩泉一起蜷在暖暖的被窝里,一觉睡到天亮。

“废话,你什么时候赢过我啊。”岩泉颇为得意,却发现此时二人正处在自己公寓的楼道口,便迅速地推开了及川,“先进去再说!”

“对了,小岩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啊?”及川没太在意被推开,反倒喜滋滋地问。

“……”

看岩泉羞耻地涨红了脸,及川心情很好地将手掌覆上他的额头,并突然凑近:“既然是个漫长的故事,那还请小岩进~屋~好~好~说~哦~”难得平日暴躁的岩泉因震惊而没有了动作,及川便趁这个空隙在对方头上落下一吻。

……

岩泉做了一个漫长的梦,梦里他跟着及川走在一条仿佛没有尽头的路上。他们走过了儿时曾经嬉闹过的空地,夏日的蝉鸣意外地让人平静;途经中学时代的必经之路时,他们向离去的人们挥手告别;越过樱花盛开的盛景,便到了他们曾相约去看的时而汹涌时而平静的大海……及川越走越快,岩泉觉得快要跟不上他的步伐了,却始终能够看到他的背影,执着而坚定。包袱一个个地压在了及川的身上,渐渐地,岩泉注意到他开始晃动,偶尔稍加停歇,却不曾慢下脚步。停下!岩泉心中近乎悲切地喊着。一点点也好,至少有什么我能够分担的……

醒过来的时候眼角竟然挂着泪水,岩泉起身擦去,发现身边的及川早已离开。

“这家伙……”岩泉摸索着床头的手机,手却碰到了一张纸条,他有些无奈地打开了它,熟悉的字迹龙飞凤舞地占满了整张纸条,也填满了岩泉的心——

“To 小岩:小岩我明天又要滚回去训练啦,所以就提前回家准备了。其实我有好多话想对小岩说来着,比如对小岩的感情啦,或者我们之后会面临的一切啦……一一细数的话,想说的太多一天时间根本不够。但我是认真的,这件事无论如何都希望小岩知道!请相信我,也请给我时间去证明!”

还需要证明什么呢?岩泉有些不满,他拿过自己的手机,手指灵活地输入了一行字后按下了发送。所以我才说这家伙麻烦……前方有什么,不走下去谁会知道啊?岩泉放下手机,整个人都倒在了床铺上,视线透过窗外,一片旖旎春光,此时正如火如荼地绽开着。

不知道这时候的及川,看到来自岩泉的“我从不曾怀疑,你也无需迷茫前进吧”的短信后,会露出怎样的表情呢?

 

-----------------------------------------------------------------------------------------------

FT:想写犹豫的及川和坚定的小岩,卡结局卡得天荒地老……灵感来源是Mr.children的《Gift》,看歌词就一直代入及岩来着。Gift既有礼物也有天赋的意思,据我一个信基督的老师说,Gift这个词在他看来就是上天给予的礼物的意思……大概就是想表达出及岩二人这样的关系十分难得吧。切实陪伴着及川的岩泉给予及川安心感,不断前进的及川也带给岩泉无尽的惊喜。相辅相成的两人,在对方眼中应该就是最好的礼物吧。总之感谢看到这里的你!虽然全篇碎碎念+自我意识,但作为一个阅读量不多的理科生,我也尽力了QAQ欢迎吐槽!

【及岩】Gift(1-3)

*及岩Only

*穿插回忆的漫长流水账系列

*OOC属于我,设定BUG属于我TvT

*第一次爆字数心情复杂

*欢迎食用+吐槽~以上。

 

 

 

知らぬ間に増えていった荷物も

那些于不知不觉间多出来的行李

なんとか背負っていけるから

也总会有办法处理能背负着向前

君の分まで持つよ

你的行李也让我来拿就好

だからそばにいてよ

所以一直在身旁陪着我吧

それだけで心は軽くなる

有你便能减轻心中的负担

                                                                                                       ——Mr.Children《Gift》

 

及川彻正在候机厅等待延误的航班,行色匆匆的人们的脚步声和交谈声令他莫名开始烦躁,当他正准备从包里拿出耳机时,墨镜却不慎向下滑落。

糟糕!他暗叹不妙,手忙脚乱地将墨镜重新带上。

“啊!是及川!”略显稚嫩的一声惊呼让他下意识地顺着声源望过去。

声音来自坐在自己身边的小男孩,他在正准备扑向及川的一瞬间被一个年轻女子拉了回去。好险!及川心里暗想,戴了口罩也能被人认出来,自己的辨识度是有多高啊。

“翔太!不是说了在公共场合要保持安静的吗?”女子颇有些严肃地瞪了小男孩一眼,让方才活跃的小男孩瞬间低下头嘀咕着“抱歉”,委屈的模样让及川不由想发笑。

“先生抱歉,这孩子实在是太冒失了。”女子礼貌地低头向及川致歉,并拍了一下小男孩的肩,“翔太你呢?”

小男孩跑到了他跟前,摆着一副认真地表情说:“抱歉!”

“啊啊,没关系啦。”被小孩这样正式地道歉还真有些不好意思啊。及川想。

“不过你就是预选选手及川彻是吧?”

“……是。”及川只能庆幸现在距离登机还有一段时间,周围的人还不是很多,不然不知道会造成怎样的麻烦。

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小男孩的眼睛仿佛瞬间被点亮:“啊我是你的球迷哦!……我还看了昨天的赛事直播,你们输掉比赛真是太可惜了!”

这孩子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及川苦笑着。

女子用力地拍了小男孩的背一下,并向及川投来歉意的眼神。及川忙摇摇头表示不介意。

“你不用那么伤心啦,你们明明配合得很好!”小男孩没有理会这个小插曲,继续自顾自地说着。

“谢谢你啦……”虽然沦落到被小孩子安慰总觉得有些恼火,但他还是象征性地回应了一句。反正有口罩的遮挡,谁也看不出他多余的表情。

“哈哈没关系啦!排球不就是六个人强则更强的吗?”男孩冲着及川比了个V的手势,并露出了自信的笑容。这时及川才发他留着彰显着发型主人无畏的刺猬头,穿着背心的他露出到处都是青紫的胳膊,不过略黑的皮肤似乎将它们隐藏得很好。

“这孩子很喜欢排球呢。”仿佛注意到了及川看男孩胳膊上的伤看得出神,女子便向及川解释道,“自从在电视里看过你的比赛后,这孩子就一直说想成为像你一样的二传手呢。”

“妈妈!我才没有这么说!”被戳中心事的小男孩顿时没了刚才的无畏,脸不由地红了起来。

“那你可要加油哦,小鬼。”及川伸出手揉了揉男孩的头,心想果然很扎手啊。这时男孩冲着及川拼命点头,红扑扑的脸上露出了坚定的表情。

这可真是太犯规了……

这家伙让及川不由得陷入到了久远的回忆中。

(一)

快升小学的时候,及川随着父母搬至新家。远离了自己熟悉的环境后,不善与人交际的及川开始郁郁寡欢,整天窝在家里打游戏或者看电视。这让及川的父母不由地有些担忧。

与所有的暑假一样,这个暑假也有着不曾缺席的炎热天气和恼人的蝉鸣,却唯独少了陪在身边的伙伴。及川吹着空调,吃着妈妈切好的冰镇西瓜,并把电视音量调得很大,想要盖过外面那一群同龄人的吵闹声。及川家的客厅在一楼,窗户正巧对着一块空地,那儿一直都是孩子们理想的聚会场所。正值暑假,这个地方自然不会宁静。

及川家刚刚搬过来的那天,他便见过这群孩子。当时他们正在空地上玩耍,看到有卡车开过来后,觉得新奇的孩子便都凑过来看发生了什么。在及川刚下车时,领头的孩子突然指着他大声说:“你们快看!这家伙长得好像女孩子啊!”这一声引得其他孩子都忍不住大笑了起来。也许他们并没有恶意,不过这第一印象终归让及川感到不舒服,为了不再次碰上这些讨厌的家伙,他便不太爱出门了。

但一个人的暑假实在是太过无聊。及川想着。

电视上正在播某个综艺节目,电视里的人都在哈哈大笑,没有理解笑点的及川烦闷地切了频道。这次是体育频道正在播的排球赛。及川之前从未接触过排球,当他看到电视里的人摆出帅气的姿势将球发过了网时,心中好像有什么在蠢蠢欲动。而不幸的是,方才沉静下来的心绪又被突然的开门声给搅动开来。

 “竟然能在这里遇到润子你真是太巧了。”妈妈爽朗的声音从玄关那边传来,随即是越来越近的脚步。

大概是妈妈的朋友吧。正想将注意力收回到电视上的及川却被喊住了。

“及川,有客人哦!”妈妈走向了自己,身后跟着一个阿姨和一个小男孩。

“哎呀,彻都长这么大了吗?很像千寻你哦。”阿姨惊喜地说。

太久没和人接触,本来就不善与人交流的及川更加慌张了,他一时愣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

“彻!这位润子阿姨是妈妈国中时最好的朋友,HAJIME是她的孩子,你们以后可以一起玩哦。”

及川这才打量起男孩来。他看上去和自己差不多大,刺猬头配合着微黑的皮肤竟然意外的合拍,可能是热爱户外运动的原因,他外露的胳膊上有很多的淤青。及川不知道怎样形容这个男孩,只是在心里默默想着“少年漫画的男主角大概就是这个样子了吧”。

注意到及川在看自己,男孩便大方地走到他跟前,“我叫岩泉一,你呢?”

“……及川彻。”

“那以后就叫我HAJIME吧,我也会叫你彻。”

“哈?”虽说以前也有一起玩的伙伴,不过那时大家都习惯用姓氏来互称,突然被叫名字的及川有些不习惯。

“不要吗?”叫岩泉的男孩对他的反应没有一丝不满,反倒是征求起他的意见来。

“……要。”闷声闷气应答着的及川,末了脸还不争气地红了起来。

“啊呀,看来彻很喜欢HAJIME呢!”

“真好呢千寻。”及川不懂为什么润子阿姨好像松了一口气。

这时,及川的妈妈拍了拍岩泉的肩,“HAJIME,帮阿姨照顾一下彻哦。”

“妈——”

“好的阿姨!”

正想反驳妈妈的及川却被岩泉郑重的回答给打断了。算了吧,反正这家伙也并不让人讨厌。及川想。

由于两家的距离很近,从那以后,岩泉几乎每天都会到及川家来。

第一次来的时候,岩泉戴着草帽,手拿捕虫网,说要带及川去抓知了。可碍于那群人还在,及川心里仍有芥蒂所以不了了之了。于是两人便一起在及川家看电视。

后来,反复进行着看电视、玩游戏、午睡、折腾家里的调料等活动,及川发现岩泉大概是有些腻味了。每当岩泉的目光停留在窗外那片空地时,及川就觉得他眼中像是泛着光。

于是在某一天,及川试探地问岩泉:“HAJIME,今天你想出去玩吗?”

“你要一起去吗?”岩泉突然激动地抓起他的手。

果然这家伙一直是想要出去玩的啊。及川想。

“HAJIME想去的话就去好了,不用在乎我的。”

“你不去的话我也不会去的。”

“你在想什么啊?想去的话自己去不就好了!”及川突然有些生气,冷静下来后突然又想起了什么,“还是因为我妈妈说让你照顾我所以你要这么委屈自己?这种承诺不遵守也没关系的好吗?我和你一样大,根本就不需要你来照顾!”

将情绪一股脑地发泄出来后,及川突然有些后悔。毕竟有岩泉在的日子里,看电视时可以和岩泉一起吐槽,游戏终于可以对打了,午睡醒来的时候还能看到岩泉不太规矩的睡姿,并且两人还能一起寻找各种消磨时间的方法。不得不说,就算只是单调地重复着和自己以前一样的活动,及川也觉得有岩泉在的时候要开心得多。

沉默了一会儿,及川小心翼翼对上岩泉的眼睛:“抱歉,我……刚刚太冲动了。”意外的是岩泉似乎没有太生气——才怪。

“笨蛋!”岩泉一改之前的平静,狠狠地用头撞击了及川。

“痛!”这家伙头好硬啊!虽然确实是自己不对,但及川此时还是委屈地摸着自己被撞疼了的地方。那时的及川还不知道,自己解锁了岩泉未来的新技能。

“我并不是因为你妈妈的请求才和你一起玩的,因为我们是朋友啊!笨蛋!”岩泉抓起及川衣领骂道。

“啊啊对不起嘛HAJIME!”话说HAJIME你的人设真的没有崩吗?及川一边在心中哀嚎,一边为岩泉刚刚说过的话而开心。

“你在笑什么?”

“我在想,HAJIME真的好厉害啊。”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以后这样的话不要再说了!”

“是!”

之后及川和岩泉一起出了门,岩泉训斥了那些还想继续嘲弄及川的孩子便是后话了。

(二)

“喂喂你们两个,训练得差不多了就快回去!”正准备离开学校的岩泉发现他的两个“好学生”还在体育馆练习着发球,忍不住呵斥他们。

“抱歉,岩泉老师。是我让木村学长教我跳飘球的。”略矮一些的少年向岩泉解释着。

“岩泉老师,我自己也需要加练,所以就顺便带筱原一起训练了。”木村说。

“……记得不要超负荷啊。”

“是!”两人异口同声地回答着,接着又开始了训练。岩泉帮忙掩上了体育馆的门,漫步离开了。

本来刚刚是想让他们快回家的,但看着两人眼中浇不灭的热情,岩泉顿时又没了气势。总觉得……这样的场景无论看多少次,心头还是会一阵阵发热。少年热血嘛,真要追溯起源头,那得是从多遥远的时空开始传承的啊。

在岩泉过去的记忆中,称得上热血的经历除了看热血漫画外,就是从小学至今一直在打排球了。和好友及川不同的是,岩泉没能将排球作为职业,但身体里潜藏着的对排球的热爱却一直未曾消失。因此大学毕业后,岩泉回到了母校青叶城西,成为了这里的一名体育老师,并且开始对男子排球部进行技术指导。

“岩泉。”天色微明,岩泉看到花卷贵大迎面走了过来,他是岩泉高中时期的队友,现在在青叶城西任职国文教师,算是岩泉的同事。

“花卷,今天怎么这么晚?”

“有学生留下来问问题。”花卷一脸无奈,“本来是打算一下课就去买今天的限量泡芙的,结果……”

“你也是不容易啊。”想起曾经连训练都阻挡不了花卷对泡芙的执着,如今他却为了应付学生做出这样的牺牲,岩泉不由地点头微笑。

“岩泉你在想什么失礼的事吗?”

“没什么……”岩泉立马收起刚才的表情,“要去居酒屋吗?”

“好啊,等我叫上松川。”

“好。”

虽然是同事,但由于课程设置不一样的关系,两人并不是经常见面,所以也因此有了“如果两人碰上了就一定会去居酒屋”的默契。

酒过三巡,花卷已经有些微醉了,便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忍不住和岩泉抱怨:“松川那家伙说有事不能来,这已经是他这个月第三次拒绝我们的聚会了。”

“毕竟他也结婚了,经常晚归确实不太好。”岩泉说完又喝了一口杯中的酒。方才被凉风吹得有些微凉的身体此刻已经由于酒精而变暖了,但脑袋也因此变得有些不清醒。

“虽然是这样说没错啦……”

“不说这个,你和你女朋友怎么样?”

“哈?不要突然问这个啊!异地恋诶,你觉得能怎么样?”

果然是酒精误人,那个花卷竟然也能有如此丰富的表情。岩泉默默地抿了一口酒,感觉再喝下去自己也会失态,虽然在好友面前倒是没什么关系。

“说起来岩泉,昨天的比赛你看了吗?”花卷突然转换了话题。

“预选赛啊,看了。”

“你怎么想?”

“怎么说呢,及川他们打的并没有问题……”岩泉声音低了下去。

“超不爽吧?就像我们那时怎么也赢不了白鸟泽那样吧?”花卷愤愤地说。

“希望及川那家伙不要太钻牛角尖啊。”岩泉喃喃道。

岩泉当然知道及川没有那么软弱,但他的自尊心实在是太过强,以自己对及川的了解,估计这次失败后他又会将自己投入到无休止的训练中去吧。

就像每个人生命中都会遇上那么几件恼人的事,它们既是人生道路上的障碍,却也是成长的朋友。对于及川来说,这件事就是无论多么努力也总会在某处遇上瓶颈。在排球赛中一次又一次败给白鸟泽,高中最后的比赛还被杀出来的乌野打败,纵使及川的中学时代在别人看来多辉煌,他始终都会觉得不够。及川从不会将他的不甘明显地展露出来,但岩泉明白,以云淡风轻的态度去面对失败结果的他,曾经经历过多少次思索与挣扎。

这时,花卷突然的问题将陷入沉思的岩泉拉了回来——

“说起来……岩泉你这么关心我们的情感生活,怎么不见你有什么动静呢?”花卷不怀好意地笑着。

“额……因为我不受女生欢迎?”不知道花卷为什么突然提及自己,岩泉有些无措。

“不受欢迎那是及川说的吧……”花卷吐槽道。

“啊,是这样没错。”

“岩泉你,长相不错,性格也应该是大部分女性喜欢的,不应该不抢手啊。”

“咳,抢手什么鬼……”不知是不是酒精的原因,岩泉觉得脸有些发烫。

“我就不多说什么啦,你也不能一直宠着及川啊。”

“干嘛提及川啊?”这下子脸更烫了,岩泉立即喝了口酒压压惊。

“没什么咯。”花卷坏心眼地笑了,似乎把什么都尽收眼底。

正在岩泉尴尬的时候,响起的电话声拯救了他。可他看到来电提示后,又恨不得把手机给摔出去。

——来电显示是“及川彻”。

(三)

国小的学业还不是很重,所以每天写完作业后,及川都会乐滋滋地往岩泉家跑,这时候的岩泉往往还在奋笔疾书。

“呐,HAJIME你的作业什么时候才能写完啊?”及川百无聊赖地在岩泉床上打滚,“写好了我们一起出去探险啊!”

“你现在不要来打扰我!”岩泉显然对他的动静很不满,额头青筋浮现。

“……真无聊。”及川环视着岩泉的房间——

暗色系的风格配合着实木家具略显成熟,与墙上挂着的捕虫网和草帽完全不和谐,好在虽然房间不大,但家具摆放充分利用了空间,因此小小的房间也能容纳较大的床,并保持着一定程度的平衡。看的出来岩泉的妈妈是个细心的女性,这让岩泉这个不拘小节的人也能有个干净整洁的房间。

话说回来,岩泉的床铺真是太软了……太过安静的气氛让本身就快到睡觉时间的及川慢慢地合上了眼。

“写完了!”岩泉如释重负地放下了笔,看了看桌上的闹钟,发现已经快九点了。

“彻!”岩泉边喊同伴边转过头,发现及川已经裹着被子睡着了。

“这家伙——”正当岩泉想喊醒及川时,自家妈妈推门而入。

“啊啦,彻都睡着了呀。”

“妈——”

“不要吵醒他了,今天就让他住下吧。”岩泉妈妈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脸上带着狡黠的笑。

“可是明天还要上课啊。”想到及川和自己同样不安稳的睡相,岩泉还想再挣扎一下。

“明天我会让千寻把及川的书包送过来的。你也早点睡吧。”说完,自家妈妈无情地离自己而去。岩泉无奈地收拾着书包,这时及川突然发出一声嘟囔,岩泉以为他快要醒来了,于是便凑了过来。

然而及川仍处在睡眠状态,他微卷的头发在方才的折腾下弄得有些乱,合上的眼帘让长长的睫毛在脸上留下了一片阴影,高挺的鼻梁把脸衬得更为立体,此刻他皱着眉抿着嘴,像是做了什么不好的梦。

他在做什么梦呢?岩泉蹲在床前就这么呆呆地看着及川。平日虽然一直在一起玩,但岩泉没怎么仔细看过他的脸,只是从旁人的反应知道及川长得很不错。现在看来,及川长得确实不错,精巧的五官配上较白的皮肤,一点也不输给班上最可爱的女生,难怪以前会被其他小孩嘲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第一次看到这么安静的及川的关系,岩泉不受控制地伸出手,想要试图触碰一下及川看起来很柔软的头发。

“HA……HAJIME……”

床上的人的声音响起,岩泉慌忙向后退,却发现及川只是翻了个身,之后又保持新姿势安稳地睡着。这家伙……原来是说梦话啊……岩泉松了口气。

之后一夜无梦。

及川很喜欢这样的日子,每天上下学和岩泉一起打闹着走过固定的道路,放课后有空闲时间则会一起探索新的乐趣,就算只是看着岩泉赶作业的背影,对及川来说也是珍贵的回忆,因为他总会在漫长的等待中睡过去,再次睁眼时就能看到岩泉安稳地躺在自己身边。

不过及川也有他的烦恼。

他和岩泉不同班,除了作业量不一样以外,两人的班级之间还隔着长长的走廊。平时,及川只要一到课间就会穿过走廊来找岩泉,向岩泉吐槽班上严肃的老师和缠人的女生。然而到了三年级,岩泉突然对他说,如果没什么要紧事下课就不要过来了。

“为什么啊?”及川瞪大了眼睛,心里开始想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得罪了岩泉。

“我们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不用总是黏在一起啊。”岩泉一本正经地回答。

努力把“装成熟的岩泉有点萌”的念头从脑海中驱逐出去,及川还是不愿意接受:“可是我课间的时候很无聊怎么办?”

“班上不是还有其他同学吗?你也试着去和他们交流啊。”虽然对及川有点不好意思,但岩泉发现,因为一直和及川黏在一起的关系,自己身边已经建起了一道隔绝外人的屏障,这让自己与之前关系不错的同学渐渐疏远了。况且,及川也应该去接触更多的人,结识更多的朋友。坚定了想法的岩泉,最终没有因为及川委屈的脸而心软。

及川并不是人缘不好。不错的长相让他在女生中混得风生水起,而且总是笑脸迎人的性格也让他很自然地交到了关系不错的同性友人,但这并不代表他可以对岩泉的态度毫不在意。不过他当然不愿无视岩泉的意愿,所以最终还是妥协了。

妥协的结果就是,每次看着岩泉和其他同学一起笑着走过自己班教室门口时,及川必须承认自己心里被强烈的不满占据着。

你是如看待身边所有的朋友一样看待我的吗?及川无数次想问岩泉,却永远也说不出口。他知道直性子的岩泉不喜欢拐弯抹角,也知道岩泉没有自己那么多的心思,所以他选择相信岩泉,缄口不言。

“HAJIME!我要开始学排球了!”

这天难得岩泉作业完成得早,及川便拿着新买的排球兴冲冲地跑到了岩泉家。

“怎么突然想学排球的?”岩泉问。

“以前在电视上看过排球赛就觉得超帅了!现在妈妈说我可以选择报个兴趣班,所以就决定去学排球了!”

及川一脸的兴奋感染到了岩泉,他说:“要不我也和你一起去学好了。”

“好耶!”及川开心地跳了起来,“对了HAJIME,我垫球给你看!”

说完及川认真地摆好了姿势,抛起了球,可还没来得及准备后续动作便被落下的球砸到了头。

“哈哈你好逊啊!”岩泉很不给面子地开始爆笑。

“不要打击我嘛!”及川嘴上说着,心里却意外地乐开了花。

后来的每一个周末,两人便一直逗留在排球馆里。说来也怪,及川开始打排球的契机只是因为童年时偶然的一瞥,岩泉也只是应和好友的一时兴起,但之后两人都默契地留在了这里,直到快要国小毕业。

“HAJIME你打得越来越好了嘛!”没接到对面的的岩泉垫过来的球,及川忍不住夸了对方。

“你也是,终于不再被球打了。”岩泉毫不客气地回答。

“哎呀不要揭穿我啊!”

“对了。”岩泉叫住正准备去拾球的及川,“你学校选定了吗?”

“和HAJIME一样是北一哟~”

“你这家伙可不要落榜啊。”

“及川大人才不会呢!”看岩泉这么不信任自己,及川忍不住做了个鬼脸。

“还有……到了国中可不要再叫我的名字了,及川。”

“啊?为什么?还有不要突然喊我姓氏啊,好像我做错了什么。”及川无奈地捡起球,不知道岩泉又有哪里不对劲。

“同学之间一般不都是用姓氏称呼对方的吗?而且叫名字……感觉很小孩子气。”岩泉有些别扭地说。

“可我们不是普通的同学关系吧!”及川突然和岩泉较起劲来。

“我知道!反正你叫我姓氏就对了,又没差!”岩泉沉下了脸,这让及川感到不妙,立刻答应了对方。

“你记住就好。”说着岩泉摆好了姿势,用眼神示意及川抛球。

及川恶作剧般地抛了个高球,在球掉落之际,他嘴角上扬:“那以后我就叫你小岩了~”

“啪——”岩泉一下子便将排球打到了及川腿上。

“啊好痛!小岩你在干嘛?”

“这个称呼是怎么回事?快给我改过来啊!”岩泉恼羞成怒地走向及川,通红的脸却显得没有一点威胁。

“就这样定咯!小~岩~”

“闭嘴啊啊——”

 

 

【黑月】ヒカリヘ

第一次产量就发不上来我也是绝望TvT

最初的灵感来源是《你的名字》中三叶去见泷的场景,不过被我写得乱七八糟……轻喷随意~

祝食用愉快!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73282776249405

深重月岛毒无法自拔……

手癌也要摸鱼( ̄∇ ̄)

被燃到(。ì _ í。)